杨彬:《为各族人民提供丰富的精神食粮》|《民族文学》2019年第4期卷首语 发布日期:2020-03-11   作者:杨彬   点击数:41   文章来源:民族文学学会

  习总书记指出:“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学是文化最重要的有机组成部分,它最形象的表现和反映一个民族的心路历程和社会生活。当代少数民族文学肩负着繁荣社会主义文化事业和为各民族人民提供丰富精神食粮的崇高使命,经过70年的发展,带着辉煌的成就进入了新时代。

  从作家队伍来说,新中国成立以前,历代统治者都推行民族压迫、民族歧视政策,少数民族文学几乎没有代表性作家,有书面文学和作家文学的少数民族不到20个。新中国成立以后,各少数民族作家开始大量运用文学形式表达翻身解放的喜悦,反映各民族人民的社会主义新生活。1950年代至1970年代,新中国培养的第一批少数民族作家涌现出来,其代表有玛拉沁夫、李乔、陆地等。但此阶段还没有形成少数民族作家群。改革开放40年来,少数民族作家队伍人才辈出、队伍空前壮大。2009年,我国55个少数民族都拥有了本民族的中国作协会员,少数民族作家队伍呈现出老中青共同发展的态势,很多民族都形成了本民族作家群。

  从创作内容上看,1950至1970年代的少数民族文学内容主要是歌颂新中国、描写各民族在翻身解放中的阶级斗争故事,同时,少数民族风情风俗描写也是这一阶段少数民族文学的突出特色。而新时期少数民族文学不再仅仅描写外在的风俗风情,而是深入到民族文化内核进行多维审视。玛拉沁夫的《活佛的故事》扎西达娃的《系在皮绳扣上的魂》霍达的《穆斯林的葬礼》阿来的《尘埃落定》等作品,主题内容完成了从政治表达到到文化挖掘的深化,使少数民族文学具有了独特品质,激发了新时期文学的灵性与活力。

  在创作方法上,1950-1970年代少数民族文学主要运用现实主义创作方法,虽然取得了较大成绩,但也明显存在主题概念化、人物类型化、手法单一、情节雷同、美学底蕴不足等诸多缺陷。新时期少数民族文学开启了浪漫主义思潮,张承志的《黑骏马》、乌热尔图的《七叉犄角的公鹿》等作品,表现出回归大自然和传统的浪漫主义倾向,以少数民族特有的浪漫主义特色占据了寻根文学的半壁江山。随着现代、后现代文学思潮的引进,新时期少数民族文学又相继出现了意识流、现代派、先锋派、新历史主义、魔幻现实主义、女性主义等多元化的创作流派,少数民族文学创作走向了多元化时期。

  从成就地位上说,1950年代开始出现的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在较长一个时期里处于当代文学边缘地带。在国家民族平等、民族团结政策的推动下,经过几代少数民族作家的努力,少数民族文学的这种边缘地位,在进入新时期以后被逐渐突破,李准的《黄河东流去》霍达的《穆斯林的葬礼》阿来的《尘埃落定》相继获得茅盾文学奖,表明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已经抵达中国当代文学前沿地位。

  当代少数民族文学经过七十年的奋斗,带着辉煌的成就走进了新时代。“随着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人民对包括文艺作品在内的文化产品的质量、品位、风格等的要求也更高了”。少数民族作家肩负着为各族人民提供精神食粮的使命,要坚定不移高举爱国主义旗帜,弘扬民族团结精神,深入开掘少数民族文化内涵,探索多元创作手法,努力创作出更加丰富的各民族人民喜闻乐见的优秀作品。

  本文为《民族文学》2019年第4期卷首语

  作者简介:杨彬,女,土家族,中南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第十一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评奖委员会委员,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副会长、中国新文学学会副会长,湖北省毛泽东诗词研究会副会长,湖北省作家协会少数民族文学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湖北省作家协会全委委员,当代湖北文学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南民族大学“当代少数民族作家研究中心”主任,中南民族大学教学名师。